浙江省數字化改革總體方案

2021-03-31 總經辦

浙江省數字化改革總體方案

按照省委十四屆八次全會決策部署,現就加快推進數字化改革制訂如下方案。

一、總體要求

(一)指導思想

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全會精神,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 忠實踐行八八戰略,奮力打造重要窗口,以數字化改革撬動各領域各方面改革,聚焦七個關鍵,突出一體化、全方位、制度重塑、數字賦能和現代化,以重大任務和年度目標為切入點, 以破解問題為工作導向,建設跨部門多場景協同應用,加快完善高質量發展、高水平均衡、高品質生活、高效能治理的體制機制, 提高省域治理科學化、精準化、協同化水平,爭創社會主義現代化先行省。

(二)定義內涵

數字化改革是圍繞建設數字浙江目標,統籌運用數字化技術、數字化思維、數字化認知,把數字化、一體化、現代化貫穿到黨的領導和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建設全過程各方面,對省域治理的體制機制、組織架構、方式流程、手段工具進行全方位、系統性重塑的過程,從整體上推動省域經濟社會發展和治理能力的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在根本上實現全省域整體智治、高效協同,努力成為重要窗口的重大標志性成果。要從三個方面來理解和把握內涵:

1. 從改革方向看,要把握三個層面。數字化改革的意義不僅僅在具體的場景應用上,更在于推動生產方式、生活方式、治理方式發生基礎性、全局性和根本性的改變,是一個質變而不是量變的過程。

一是推進省域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這是數字化改革的重要目的,也是落實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的重要舉措。要推進深層次系統性制度重塑,全面優化營商環境,加快完善高質量發展、高水平均衡、高品質生活、高效能治理的體制機制,推動黨的領導職能配置更加科學合理、體制機制更加完備完善、運行管理更加高效,提高省域治理科學化、精準化和協同化水平。

二是激發活力、增添動力。推動生產關系適應數字化時代發展規律和特點,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破解要素流動不暢、資源配置效率不高等制約高質量發展的瓶頸,為社會、市場、經濟增添新動能、創造新價值, 在更高層次更高水平上釋放生產力、解放生產力、激活生產力。

三是打造全球數字變革高地。以數字化提高全社會治理效能,提高資源要素配置效率,提高數字規則話語權,提高考核評價科學性,實現黨政機關內部高效協同,黨政機關與社會、企業高效協同,企業與企業、企業與社會高效協同,打破數字壁壘, 消除數字鴻溝,形成全社會共享數字紅利的良好氛圍。

2. 從改革特征看,要把握五個關鍵詞。

一是一體化??v向要一體化,省市縣鄉各層級一體推進、步調一致、高效協同,實現自上而下的頂層設計和自下而上的應用場景創新相結合;橫向要一體化,各部門各領域一體推進、步調一致、高效協同,實現相互貫通、系統融合和綜合集成;業務之間要一體化,網絡、平臺、數據、場景要統籌規劃、整體設計、一體考慮,發揮整體的最大效應。

二是全方位。數字化改革具有極強的引領性、整體性和撬動性,是引領發展格局、治理模式和生活方式變革的關鍵變量,是黨的領導、政府治理、經濟發展、社會建設和法治建設的整體性變革,具有一子落而滿盤活、牽一發而動全身的放大效應。通過數字化改革補短板、揚優勢,把各方面的優勢和潛力激發出來, 進一步打牢高質量之基、激活競爭力之源、走好現代化之路。

三是制度重塑。要重塑黨政機關運行機制,從根本上解決內外融合、上下貫通等難題,實現黨政機關內部高效協同;重塑黨政機關與社會、企業的制度鏈接,從根本上解決內外信息不對稱、政策回應慢等難題,實現黨政機關與社會高效協同;重塑企業與企業、企業與社會等多元社會主體的溝通機制,從根本上解決社會交易成本偏高等難題,促進全社會各類主體高效協同,實現各領域全方面的流程再造、規則重塑、功能塑造、生態構建。

四是數字賦能。通過數字賦能,對每一項任務、每一個領域就能實現從宏觀到微觀、從定性到定量的精準把握,提升整體協同能力。數字化改革要在確保數據安全的前提下,最大程度地開放數據資產,促進數據關聯應用,激發數據生產要素對經濟社會的放大、疊加、倍增作用,既為改革自身賦能,也為社會賦能, 提升治理能力,做到準確識變、科學應變、主動求變,實現決策時運籌帷幄、落實時如臂使指。

五是現代化。數字化改革是現代化的內在要求,也是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推進以人為核心的現代化的必由之路。十個現代化先行都要在數字化改革中交融聚合、形成裂變效應,在高水平自立自強、高水平對外開放、供需高水平動態平衡、高水平超大規模國內市場建設上加快突破,推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不斷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和社會全面進步。

3. 從改革重點看,要聚焦五大方面。

一是聚焦黨政機關,以加強黨的全面領導為主線,推進黨政機關全方位、系統性、重塑性變革,構建綜合集成、協同高效、閉環管理的運行機制,更好發揮黨委總攬全局、協調各方作用, 推動黨的全面領導在制度”“治理”“智慧三個維度持續提升。

二是聚焦數字政府,圍繞,立足企業群眾的政務服務需求和辦事獲得感、滿意度,以數字化手段推進政府治理全方位、系統性、重塑性變革,構建整體高效的政府運行體系、優質便捷的普惠服務體系、公平公正的執法監管體系、全域智慧的協同治理體系,加快打造整體智治、唯實惟先的現代政府。

三是聚焦數字經濟,圍繞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實施數字經濟一號工程”2.0 版,推動公共基礎數據、生產要素數據、科技創新數據、消費服務數據、貿易流通數據、供應鏈數據的融合應用,實現資源要素的高效配置和經濟社會的高效協同,形成全要素、全產業鏈、全價值鏈的全面連接。

四是聚焦數字社會,立足未來社區、數字鄉村,有力支撐全生命周期公共服務跨部門協同,實現幼有所育、學有所教、勞有所得、住有所居、文有所化、體有所健、游有所樂、病有所醫、老有所養、弱有所扶、行有所暢、事有所便,更好滿足群眾對高層次、多樣化、均等化公共服務需求,建設場景化、人本化、綠色化、智能化的美好家園。

五是聚焦數字法治,綜合集成科學立法、嚴格執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等社會主義法治全過程,推動法治建設重要領域體制機制、組織架構、業務流程的系統性重塑,為深化法治浙江建設、打造法治中國示范區發揮重要的引領、撬動和支撐作用。

(三)方法路徑

按照系統分析 V 字模型持續迭代,將業務協同模型和數據

共享模型的方法貫穿到數字化改革的各領域、各方面、全過程。

                     1. 業務協同模型。以定準核心業務確定業務模塊拆解業務單元梳理業務事項確定業務流程明確協同關系立指標體系匯總數據需求為路徑,從梳理黨政機關核心業務出發,逐層拆解到最具體最基本的事項,并從治理與服務兩個維度加以標識形成業務事項清單,逐一明確支持事項及業務流程的數據指標,實現事項的標準化、數字化,形成可認知、可量化的部門職責體系。

2. 數據共享模型。以形成數據共享清單完成數據服務 對接實現業務指標協同完成業務事項集成完成業務單元集成完成業務模塊集成形成業務系統為路徑,按照數據需求清單,逐項明確數據所在系統與所屬部門,明確數據共享方式與對接接口,加快業務單元、業務模塊的數據定義和系統開發, 開發支撐部門職責體系的業務系統。

3V 字模型持續迭代。以黨中央、國務院和省委、省政府重大決策部署、十四五重大任務、年度重大任務為核心,推進原有業務協同疊加重要精神、八八戰略、疫情防控等新的重大任務,從一件事視角,持續迭代原有業務協同模型,建立新的系統集成的業務協同模型。同步推進數據共享模型迭代升級,打造一批多部門多場景的綜合應用,設計一批標志性應用場景,找到 破點連線成面立體的最優方案,推動整體智治體系的整體性優化和系統性重塑。

(四)主要目標

按照一年出成果、兩年大變樣、五年新飛躍的要求,聚焦應用成果+理論成果+制度成果,推動各地各部門各系統核心業務和重大任務流程再造、協同高效,構建整體智治體系,破除制約創新發展的瓶頸,激發經濟社會發展活力,加快實現省域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打造全球數字變革高地,努力使數字化改革成為重要窗口的重大標志性成果。

—— 2021 年底,初步構建一體化智能化公共數據平臺,5 個綜合應用實現功能全上線、省市縣全貫通,初步建立數字化改革的內涵、目標、思路、舉措、項目等理論體系,初步建立數字化改革平臺技術支撐、業務應用管理、數據共享開放、網絡安全保護等制度規范體系,初步形成黨政機關科學決策、高效執行、有力監督、精準評價的整體智治體系,基本建成掌上辦事之省”“掌上辦公之省”“掌上治理之省。4 月底前,上線運行數字化改革總門戶;8 月底前,上線運行 5 個綜合應用。

—— 2022 年底,數字化改革總門戶和 5 個綜合應用高效運行,市場活力進一步激發,發展動力更加強勁,數字化改革理論體系和制度規范體系更加健全,全面建成掌上辦事之省”“上辦公之省”“掌上治理之省。

——2025 年底,全面形成黨建統領的整體智治體系,數字化改革理論體系豐富完備、制度規范體系成熟定型,基本建成全球數字變革高地,數字化改革成為“重要窗口的重大標志性成果。


亚洲精品无码久久久久